昨日上午,考古人員用數字顯微鏡查看文物細節 本報記者 趙航 攝
  在挖掘、清理到重要環節時,考古人員說:“會屏住呼吸,生怕吹口氣都會對文物造成損害”
  本報寶雞訊(記者趙航趙國強)擦拭掉K8壁龕里青銅簠(fǔ,古代祭祀時盛稻粱的器具)邊緣的泥土和綠色銅銹,這件穿越了3000多年的青銅器泛出了金色的亮光。昨日,備受關註的寶雞石鼓山M4號墓穴考古進入到最後的清理工作,出土的青銅器目前已增至48件,即將展開的文物提取令在考古現場工作了兩個多月的考古專家們頗為興奮。
  M4號墓僅1件青銅器、1件陶器有損壞
  沿著一面依靠在墓室南側的直立竹梯,考古人員一手拽著保護繩,一手扶著晃悠悠的梯子下到深約7米的墓穴底部。墓室西側的K8壁龕前,來自陝西省考古研究院文保室的工作人員用數字顯微鏡對準一件青銅簠,仔細掃描粘在青銅簠錶面的一塊紅色印記。“這是漆質物在青銅器上留下的痕跡,通過顯微攝影可以清晰地重現漆質物的細節。有些文物非常脆弱,為了避免文物受損,我們在挖掘、清理到重要環節時會屏住呼吸,生怕吹口氣,都會對文物造成損害。”陝西省考古研究院文保室工作人員宋俊榮是本次石鼓山考古隊中唯一位女性。她說,目前M4號墓葬挖掘出土的文物大多保存完好,只有一件青銅器和一件陶器有損壞,其中陶器受損較為嚴重,目前他們使用化學加固劑B72對受損文物進行加固,以便提取。此外,考古隊員在K5號壁龕中發現的漆器痕跡,屬於脆弱質文物。
  宋俊榮說,為了保證破損文物和脆弱質文物考古價值的完整性,考古人員在提取中,將採取“整體打包”的方式進行提取,即對該文物及其附著的土塊一併切取,且切取的土塊體積必須大於文物體積。提取後,將這些文物放置濕度控制箱,在考古實驗室中進行微觀發掘,獲取更多的信息,以備考古研究人員研究所用。
  48件青銅器提取完畢後將對墓主棺槨進行發掘
  “目前考古清理仍然在墓穴的二層台展開,主要抓緊清理墓穴西側、北側、東側壁龕里的青銅器。”用刷子刷掉覆蓋在青銅器錶面泥土的考古人員介紹說:“等將壁龕里的文物提取完畢後,考古發掘還將繼續挖深1.5米,開始對墓主棺槨進行發掘。”陝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王占奎介紹,寶雞石鼓山西周墓地M4號墓葬K8號壁龕繼12月25日下午出土4件青銅器後,26日下午再次挖掘出土4件青銅簋(guǐ,古代盛食物的器具)。截至目前,M4號墓葬挖掘出土的青銅器數量已增至48件,目前正在對墓葬內的文物進行繪圖、核准、清理、加固,為明日的提取工作做好充分的準備。
  對於墓主可能是女性的說法能否從棺槨開啟後即刻做出判斷?王占奎說,因為時間久遠,估計墓主骨骼早已變成骨灰融入泥土,除非骨盆等界定性別的明顯特征出現,才能最後判定,“屆時棺槨里還將有令人非常期待的發掘,因為棺槨里是否還有墓主生前最喜愛的物件還不得而知。”
  陶制碎片將石鼓山人類文明推至新石器時代
  在考古現場,除了大量精美的青銅器陸續出土外,早些時候在M4號墓南側100米考古發現的大量陶制碎片格外引人關註。考古專家對殘破陶罐和陶片的製作方法和器表的裝飾手法等特征進行分析,初步判斷這些不起眼的陶片應該是距今7000-8000年前的新石器時代的遺物。
  根據考古界對新石器時代的劃分,大約12000年前人類已經使用原始的模製技術和泥片貼塑方法製作陶器,但是這個時期的陶器工藝原始、器類簡單,無刻意的裝飾。而進入到距今7000-9000年前的中期,陶器工藝有很大改進,普遍採用泥片貼塑法、捏塑法和泥條盤築法,陶器的顏色以紅色、褐色陶為主,燒成溫度提高。雖然器表存在色澤不一的現象,裝飾普遍比較簡單,但是彩陶已經在黃河流域開始萌芽。
  王占奎介紹,根據出土的新石器時代陶片推斷,人類早已在渭水之濱繁衍生息,但和目前石鼓山出土的族群墓葬應該沒有必然聯繫。
  (原標題:今日提取墓葬青銅器(圖))
創作者介紹

bo05botqh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